<label id="c4199"><track id="c4199"></track></label>
<rp id="c4199"><object id="c4199"><u id="c4199"></u></object></rp>
  • <th id="c4199"></th>
    <dd id="c4199"></dd>
  • <tbody id="c4199"><noscript id="c4199"></noscript></tbody><rp id="c4199"><object id="c4199"></object></rp>
    <th id="c4199"></th>
  • <rp id="c4199"></rp>

      1. 旗下栏目: 快讯 故事 图文 文学 产品资讯 工地印象 综合报道

        母亲,今天是你的生日

        来源: 建设发展网 特邀采编:吕奎元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3-10 16:44:40

        \

         母亲,今天是公历2月23日(农历二月初一),你90岁的生日,我在他乡默默地祝愿远在天国的你生日快乐!你能听到我的祝福吗?

         你离开这个世界两年零41天了,你和父亲是我最亲的人,我一辈子忘不了你们重于泰山的养育之恩,无时无刻不在怀念你。

        \

         我知道,来到这个世界的人,没有长生不老的,不管是达官贵人、亿万富翁,还是贫民百姓、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乞丐,即便活200岁,也有一天化作一股青烟在人间消失。全国每年几百万人不幸离世,一部分是因车祸而亡,一部分是因生活失意和绝望自杀身亡,有的则是因罪大恶极被正义的子弹结束生命,但大多数是被疾病夺去生命的。到另一个世界的这类人群,妇孺、老少、青壮,哪个年龄段的都有,有的重于泰山,令人扼腕,有的拍手称快,不一而绝。母亲啊,你是因病而终。你88年的人生并不漫长,经历了太多的灾难、不幸和痛苦。从30年代初到70年代末长达50年的岁月,你在漫漫黑夜里期盼不到一颗星星、一点光明。你没享过一天福,始终与贫穷、疾病和灾难伴随。为了将我们兄弟姊妹抚养成人,付出了比天高、比海深的爱。你似乎是专门为子女而生,为子女而活,你经受的苦难我们体会不到,也无力帮助你度过哪一个难关。作为自然人,有朝一日必然要死的,只要有一口气便不想去见阎王。我也不想让你离开人间,没了娘,便没了在父亲离世后最后坚守和维系的家。你人生最后的岁月是最难熬、最痛苦的,可是我不能为你分担一点痛苦,无法阻止你驾鹤西去的脚步。我和你相隔万水千山,却每天都在关注你的病情,邮寄对症的药品和减轻你痛苦的辅助性的生活用品,与你一同与病魔抗争。但因父亲去世早,你一个人孤独寂寞地生活了20个春秋,与人交流少,大脑渐渐萎缩,脑动脉硬化病灶明显,记忆力出现障碍,离世前那四年时间,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依靠药物好转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不慎摔了一跤再没站起来,最终撒手人寰。

        \

         出生入死这段路程并不漫长,裸身而来,带不走一针一线而去。

         你生不逢时,灾难不断。1930年的今天,你诞生在河北省阜平县下庄乡面盆村一个王姓穷苦人家,从这天起,便开始了苦难的岁月。你随父母在全县几十个村庄讨过饭,流浪街头,在破庙、草棚里落脚,夏天被蚊虫叮咬,浑身是红肿的疙瘩。冬天单薄、破衣服裹身,卷缩的身体像蜗牛,依偎在娘的怀抱里御寒。在讨饭的那些年里,常常饿得头晕眼花走不动路,被恶狗咬伤过,被地主婆辱骂过。为了生存,你和爹娘、哥弟和妹妹流着眼泪承受着人间的疾苦。在苦水里煎熬,在黑沉沉的夜里艰难度日。尚未嗅到春暖花开的气息,便又遭遇侵华日军在中国疆土上肆意横行。老百姓在逃荒、避难中求生,有多少人惨死在日本鬼子的屠刀下啊!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国共内战又打响,连年战争,960万平方公里疆土体无完肤,老百姓的活路在哪里?杜甫的名诗《春望》:“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正是你所处年代真实的生活图景。母亲,没有共产党便没有新中国,便没有你和父亲,也便没有我们兄弟姊妹的降生和全家人的安定生活。

        \

         母亲啊,你没读过一天书,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是国家积贫积弱、民不聊生的社会大环境造成的。你和父亲那几代人美好的青春,被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无情地扼杀,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没有国家的强大哪有家庭的安定和幸福?你在饥寒交迫、兵荒马乱中度过苦难的童年,在躲避日寇烧杀掠抢、血雨腥风的日子里度过悲惨的少年。女人最美丽的年华莫过于花样容颜、做着春梦的少女时代,可是由于战乱,担惊受怕、饥饿和严重缺乏营养,你的颜值没能达到应该达到的魅力值,没能享受到花季少女的一点阳光和快乐。你眼前的世界乌云密布、刀光剑影、生命朝不保夕,能够侥幸活下来已属不易。这期间还经历一场夺命的火灾,在家徒四壁的困境中靠野菜充饥,才使生命的烛光得以亮下去。

        \

         在国共内战开始那年,你年满15岁,因生活所迫,结束了没有快乐的闺中生活出嫁了。你的丈夫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木匠,四处奔波,给人盖房、做家具挣钱养家。你和父亲青年时代丰衣足食的好日子,屈指算下来只有8年,一个梦魇般的夜晚,被卒不及防的一场特大洪水彻底改变一家人的生活,搭上一个10岁儿子的性命,家破人亡的惨烈悲剧,击碎了你的人生梦想。你和父亲、哥哥、姐姐一家4口陷入灾难的深渊,带着失落、满腔的血泪离开这个伤心地。

        \

         跌入低谷,重新奋起谈何容易呀!母亲,你和父亲没有被灾难击倒,重新扬起了生活的风帆,以坚强的意志接受残酷现实的考验。国家穷、百姓穷,政府的救济杯水车薪,亲戚、街坊四邻的帮助非常有限,靠勤劳的双手从苦难中解脱出来。在随后的20多年里,人口逐年增加,从一贫如洗到半温半饱,以野菜充饥,勉强度日。大姐和哥哥稍大一点,为解决全家人的温饱,一个辍学、一个放弃当兵改变命运的机会。人生总是有遗憾的,尤其是在特殊的年代。中国如果没有“文革”十年,饿肚子的时段会缩短至少15年,但历史已经存在,时间不会回到当初,你和父亲还有我们这一代人再也回不到40年前。谁也无法挽回“动乱”年代给国家和百姓生活造成的损失。如果那时国家发展速度较快,综合国力比较强,哪怕有今天一半的高等院校,论我的智商,还愁上不了一所起码是二本的大学?

        \

         记得从80年代后期,由于国家政策惠及民生,咱家不再吃了上顿没下顿,不再穿不上换季衣服,咱们全家过上了有吃有穿的日子,与饥寒交迫作别。我远赴新疆当兵,后来兵转工,不管顺境还是逆境,都一直关注家乡和咱家的变化。你也无时不在牵挂着异乡的我。

         世界上最伟大的是母亲,做母亲是一辈子的,从十月怀胎到孩子出生、长大这个过程,几乎都是母亲一个的事,80后、90后生养一个孩子都叫苦不迭,你养育了7个孩子,存活5个,该付出多少心血呀!你对子女的爱,像长江、黄河,源远流长,又像春蚕吐丝,直到生命终止那一刻。

        \

         在你有限的生命里,你最喜欢的衣服颜色是藏青色,一件衣服要穿十年八年,上面的补丁一个挨一个,像绘制的地图。你一直喜欢穿圆口黑色、湛蓝色布鞋,哪一双鞋都是补了又补,缝了又逢。家里靠卖药材、卖干柴有几个钱了,你和父亲首先考虑给孩子们买布做缝制服、买双鞋,唯独没为你们自己想过。我大概两三岁的时候,与二姐在炕上手拉手玩“拉锯卖板”游戏,二姐无意间一松手,穿着开裆裤的我,一屁股坐进火盆里,两个屁股蛋子被炭火烧得通红,起了许多泡,有的已经溃烂,我痛得撕心裂肺,你和父亲心疼的不得了,二姐挨了你的一顿打。你喊父亲心急火燎地将邻村一位老医生请来,用口水疗法治疗被烧伤的屁股。我高烧时,感觉天旋地转,你用冷毛巾敷,眼泪扑簌簌地落到我脸上。我不想吃饭,你做我最喜欢吃的鸡蛋饼一口口地喂,只有自己的亲娘才这样疼我啊!我的身体恢复后,脸上有了笑容,你也如释负重,心里乐开了花。

         我八九岁便开始与几个发小到山里砍柴,我背着一捆柴火刚一进院子,你马上从家里跑出来,嘴里说着“这可累坏呀”,替我解开紧紧勒在肩上的绳索,拍打我身上的灰尘;我长大后能从河里挑水每次到家,你叫我赶快放下,先拿一只木瓜瓢将水桶里的水舀出几瓢才肯让我将剩余的水倒进水缸里。

        \

         我从当兵到你去世的40年间,回家看你和父亲的次数大概有20几次,每次归心似箭地回到你身边,你高兴的宛如捡了个金元宝,脸上的皱纹舒展了,那神情仿佛年轻了十岁。家里平时吃不上猪肉,我回家了,你总要从油罐里掏出来两块猪肉炖上粉条、香菇、豆腐等给我吃。80年代,家养的下蛋鸡,那是你和父亲的摇钱树,有一次我到家的次日便杀了一只老母鸡,你不舍得吃一口却笑眯眯地看着我吃。

         相逢亦难别亦难。每次离开你,心里都特别难受。你送我到村外,眼里的泪水在脸上溪水般流淌,我不忍看你的表情,强忍着泪水,一步一回头地离别。我尽量放快脚步,走远看不到我了,也许你心里好受一些。走出几百米开外,故作镇静和坚强的我,眼泪哗哗地涌出眼眶,顺着脸颊流下来。离别一次,回单位好久都缓不过劲来,眼里总是浮现着你走路和做家务的姿势。儿是母亲的心头肉啊,我做了父亲以后,也数次经历与女儿离别的情景,哪一次没掉过眼泪?

        \

         你言语不多,句句叮咛的话都含有深刻的人生哲理,是我为人处世的名言,牢记在心。

         你的一言一行影响了我的一生,使我在工作和生活中不迷路,不摔跟头。

         母亲啊,在你生命最后那几年,你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到后来已经认不出人了。可是我每次回去陪伴你生活,睡在你旁边,习惯性地午休时,你仿佛心有灵犀,在潜意识里依然能感觉到我是你的孩子,给我盖被子,怕我着凉。

        \

         母亲,你活着的时候,我答应过在你90岁生日那天,举行一个隆重、热闹、快乐的生日宴会,点燃蜡烛,你双手合十许个愿。我们兄弟姐妹,还有亲戚朋友齐唱《祝你生日快乐》,我亲手给你切一块蛋糕,看着你津津有味地享用。可是这一美好愿望随着你的离世化作泡影。

        \

          母亲,愿你在另一个世界没有疾病,与痛苦无缘。

                                        中铁十五局集团二公司 吕奎元

        已获能量值:5

        相关信息

        首页 | 热点资讯 | 行业纵横 | 一线快报 | 招标采购 | 企业产品 | 知识技能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业务公示

        Copyright © 2017 建设发展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4247号-1

        日本高清在线www3344